合买广告:

泛海將接手聯想控股29%股份

來源:注冊海外公司上海站 發表時間:2012-02-02 22:29 點擊:次

排三合买彩乐 www.gnmvk.tw  

  泛海將接手聯想控股29%股份

  8月7日,聯想控股的大股東中國科學院國有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國科控股”)以27.55億元的價格轉讓聯想控股29%的股份,掛牌價格27.55億元,尋求金融、能源和房地產三個領域擁有上市公司的股權受讓者。

  一位中科院內部的知情人士8月19日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基本可以確定,受讓方就是泛海集團”。

  泛海集團花大筆銀子,成了第三大股東,但對聯想控股,卻沒有一點“說話”的權力。泛海不傻,推動聯想系三大板塊上市,僅此一項,泛海就能大賺。

  度身定做接盤者

  “減持聯想股份的公告發出后,又過了四天,我再一次解讀各種信息后,最終決定將20萬股聯想集團的股票全部出手,這是八年來陸續買的,平均成本高于賣出價,算是‘割肉出逃’”。

  8月18日中午,北京萬壽路的一家餐廳里,曾在聯想集團核心部門工作的李明(化名)恰巧面朝北方而坐,對時代周報記者說起這些話時,他的眼睛望向遠方,心中五味雜陳。

  往北十公里,是中關村,是聯想起家、成長、壯大并走到今天的根據地。是中國科學院孕育了聯想,今天,中國科學院要減持聯想控股29%的股份。

  這一消息的確震蕩了人們的神經,尤其是李明這樣的中小投資者。

  中科院出售聯想控股股權的公告在北京產權交易所發布不久,李明就注意到了。他不僅是聯想集團的小股東,他還在股市操盤多年,并做過私募基金。

  對中科院此刻減持聯想股份,李明很不解,公告發出十天了,已經披露的各種官方信息,李明都看到了,但他還是心中存疑。

  早年間,大家說起聯想,指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做PC的聯想。現在,說聯想的時候,一定要先講明,此刻說的這個聯想,是聯想集團,還是聯想控股,抑或是聯想投資。在時代周報記者此次的大量采訪調查中,這樣的細節屢屢發生。

  聯想控股現有業務包括IT制造(聯想集團)、IT分銷(神州數碼)、風險投資(聯想投資)、股權投資(弘毅投資)、融科置地(房地產),業務覆蓋甚廣。其中,聯想的風險投資亦大多聚焦在新能源和IT領域。

  在中科院賣聯想控股股份一事中,最先流傳的版本是“賣血救子”,在聯想集團業績持續低迷的時刻,中科院減持股份一事,必然會引起這樣的猜測。8月17日,國泰君安港股分析師戴濤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國科控股減持原因很冠冕堂皇,但選擇這個時機出手肯定還是需要錢,畢竟聯想集團收購IBM后就沒賺到什么錢,特別是去年聯想集團虧損得很厲害。”雖然聯想稱出售股權收入不會進入聯想,但他認為“中科院畢竟是控股股東,對兒子不會見死不救。”

  也正是這個說法,讓國科控股總經理助理周傳忠出面解釋,以正視聽。8月10日,周傳忠第一次公開表示:“中科院下屬企業的股權社會化工作,已經持續進行了五年。聯想控股在中科院下屬數百家持股企業中,不是第一家被出售的公司,也不是最后一家公司。”

  據周傳忠介紹,出售聯想股權,只是中科院將旗下“企業股權社會化計劃”的一部分。中科院先后于2004年8月、2006年3月發布了相關文件,以推動院、所投資企業引入包括資本、管理、市場營銷等在內的優良社會資源,實現股權多元化,形成合理的法人治理結構。中科院旗下共有500余家企業,其中包括中科院直接投資的企業,也包括下面的研究所投資的公司,如聯想控股、曙光,中科紅旗等,都會按照這一計劃進行

  股權改造。

  對于為什么選擇目前這一時刻進行股權減持,8月18日,周傳忠對時代周報記者只說了四個字“水到渠成”。水到渠成,意味著什么,周傳忠不肯再多講,把話題引向已經說過多次的“企業股權社會化計劃”一事。

  國科控股發布的公告中,另一大蹊蹺之處就是對受讓方的條件限定。中科院要求,受讓方實繳注冊資本不低于40億元,2008年度資產總額不低于人民幣350億元,凈資產不低于100億元,近三年平均凈利潤要超過8億元,主營業務范圍應包括金融、能源和房地產三個領域,在上述三個領域的直接投資額不低于20億元,且至少在一個領域須有控股的上市公司。

  如此明確的限定,引來了更多的猜測,“可能就是為接收對象量身打造的,最終的買家早已敲定,只是在走程序”的說法立刻出現,與此同時,一直被稱之為民營綜合投資企業的中國泛海集團浮出水面,被傳將入股。

  8月17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泛海建設董秘陳家華時,他表示,這件事和上市公司“沒有任何關系”。問到是否是大股東的計劃,他稱“不知道”。隨后時代周報向泛??毓曬夭墾?,該部門表示目前還只是媒體傳言,并沒有得到要接盤聯想的消息。

  對傳聞中的泛海集團入股以及“明顯的條件限定”,周傳忠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中科院希望聯想控股未來的股權結構更加多元化,實現聯想控股股權結構的優化與提升”。聯想控股集團新聞發言人桂琳8月18日也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我們理解、支持中科院的這一設想,這是站在聯想控股長遠發展的路子來考慮的。”

  聯想控股多元化發展,這一發展路徑已經清晰可見。減持聯想控股股權,引入在金融、能源和房地產三個領域的實力受讓方,如傳言中的泛海集團,這對聯想控股的好處顯而易見。

  但在公告中,中科院對股權受讓方還提出了極為苛刻的條件:5年內不改變聯想已經確定的發展戰略和各項業務規劃,不改變為執行發展戰略和業務而確定的財務安排;5年內不提出對經營管理層進行改組;5年內不轉讓其持有的股權;意向受讓方在合同簽署后7個工作日內,一次性付結轉讓款;受讓方需要在資格確認后,3個工作日內繳納5.51億元保證金。

  “如此苛刻的條件,一方面,某種程度可以印證流傳中的已經內定了受讓方,否則以公告的20天,很難招來接盤者;另一方面,這個接盤者要出的血可不小,無論誰是接盤者,他到底能得到什么益處?”觀察聯想多年的BDA分析師張宇在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的同時,也表達了對這一事件的不理解。

  一位中科院內部的知情人士8月19日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基本可以確定,受讓方就是泛海集團”。

  劍指“聯想系”上市

  就在諸多蹊蹺之中,8月18日晚,時代周報記者從一位知情人處獲悉,中科院此際大動干戈,“意在聯想投資的上市”。

  幾乎與中科院掛牌出售聯想控股股份的同時,聯想投資表現出了少有的活躍。

  7月28日下午,一貫低調的朱立南率領著他的核心團隊出現在北京前門西大街的老舍茶館內。這是聯想投資的核心團隊首次在媒體面前集體亮相。這是自聯想投資2001年成立以來,朱立南第二次以聯想投資總裁身份面對媒體。

  更有意思的是,此次的媒體溝通會,并沒有新聞要發布。朱立南跟他的團隊只是鄭重其事地告訴大家,聯想投資是一家怎樣的VC機構。甚至,“朱立南以迎合的態度,傳遞聯想投資的理念和成績”,一位與會人士說。

  8月14日上

  午,聯想投資董事總經理劉二海與聯想投資首席管理顧問王建慶出現在騰訊網,就聯想投資的投資與管理經驗,及互聯網的新機會與廣大網友展開互動。

  聯想控股旗下的五大板塊,聯想集團、神州數碼均在香港上市。從2004年柳傳志把重心放在聯想控股以來,另三大板塊—聯想投資、弘毅投資、融科置地的發展及上市,就是聯想控股集團的重要工作。

  有關融科置地上市的消息,2006年就有傳言。但是,并沒有結果。“聯想投資公司是這三家中成立最早的,也是與聯想過去擅長的IT領域聯系最為密切的。現在聯想投資的活躍,給人更多的想像空間。此外,聯想控股引入如泛海集團這樣在地產、金融領域的高手,也有利于推動聯想控股旗下三大板塊的上市”,知情人士如此說到。

  在以上市為目標的前景規劃下,中科院掛牌出售聯想控股股份一事中的蹊蹺之處都可以迎刃而解。

  以聯想投資、融科置地、弘毅投資上市為賣點,讓如泛海集團這樣的接盤者得到相應的好處,同時獲得接盤者在金融、能源和地產領域的優勢,帶動聯想控股的多元化發展。同時,也帶動融科置地和弘毅投資的長遠發展及未來的上市計劃,這樣,接盤者按照中科院目前設定的“五年內不改變聯想控股經營戰略”條件下,仍可賺得利潤。

  但來自中科院內部的知情人士對上市前景一說,持保留態度。他認為,“中科院其實是急于套現,從聯想集團、神州數碼這兩家上市公司的年報分析,并從嚴格的審計角度來看,聯想控股的股權其實是不值27.55億的。”至于泛海集團到底看中了聯想控股什么,該人士認為,“融科置地是非上市公司,具體情況外界并不都了解,如融科中心的土地,某些點還是有投資價值的”。

  柳傳志志不在IT

  柳傳志,已經成為聯想的另一個代稱,是聯想系的大家長?;蛘咚?,聯想系,也就是聯想控股集團,能有今天,少不了柳傳志。

  聯想系,行業人士喜歡用這個說法,比較產業化,相比于同等意思的聯想控股,后者比較資本化。而這,正是“聯想”一詞的嬗變。

  起家于IT產業,走向資本化,走向“巴菲特”,柳傳志的野心非常大。

  柳傳志,現在想的是,構建一個聯想帝國。

  聯想控股通過引入新的股東,也在醞釀業務的大變革。

  早在2001年4月聯想控股成立了聯想投資,專門從事風險投資業務,重點投資于運作主體在中國及市場與中國相關的具有高成長潛力的公司。以IT領域投資為主,兼顧非IT領域的機會。此后隨著業務的擴展,聯想控股投資領域逐漸豐富,2003年柳傳志又成立了弘毅投資,專門從事股權投資及管理業務。

  而這只是開始,談到聯想控股的未來時,柳傳志曾說,聯想控股將定位于金融性的投資控股公司。在有意無意之間,柳傳志已經透露出了對其他一些特殊行業的興趣。“金融是好行業,在中國還有巨大空間,應該往里進入。”

  而據聯想控股內部人士透露,聯想控股已經招聘了幾十位投資人才,并由原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亞太區并購整合業務總經理吳亦兵領軍,進軍直接投資領域。

  此前2007年8月,聯想控股將所持神州數碼的股權由47.43%減持到17.83%,可以看出聯想控股未來的發展戰略的變化:由過去直接控制轉而向投資和控股的方向發展。

  “柳總做事的風格是‘步步為營、穩扎穩打’,棋至此刻,柳總想的是如何讓聯想控股做大做強,單靠起家的IT行業,這已經是不可能了,向金融、能源及房地產

  領域發展,這才是聯想帝國的未來”,聯想內部人士向時代周報透露。

  無論是不是泛海集團,未來新股東的加入,不會對聯想控股產生重大變化。“屆時柳傳志可能會擔任聯想控股董事長,而總裁職位將由一位柳傳志精心培養的聯想控股少帥擔任”,一位研究人員對時代周報表示,對于如泛海集團這樣的接盤者來說,這更像一個長期投資,民營資本看重的還是投資回報,為聯想提供的主要是資金支持,“可能除了派遣董事,泛海不會過多參與聯想日常運作”。

  柳傳志表示,股權轉讓后,中科院仍然是第一大股東的地位:“聯想控股股權由國科公司和聯想控股職工持股會持有,國科公司持有65%的股權,為控股股東;職工持股會持有35%的股權。

  此次轉讓后,聯想將引入一家新的股東。三方持股比例為:國科公司持有36%,繼續保持第一大股東地位;聯想控股職工持股會持有35%的股權;新股東持有29%股權。

  聯想控股集團新聞發言人桂琳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聯想控股的戰略規劃正處于細化階段,未來公司新股東所帶來的資源和價值,將直接用于聯想控股自身的投資需求。

  思考聯想的未來

  聯想控股多元化發展,并非始至今日,如2005年融科置地在望京新興產業開發區推出的首個獨立開發及銷售的住宅項目“融科。橄欖城”。

  “聯想房地產團隊仍在裁人,2001年就成立的聯想控股全資子公司融科置地,除開發了聯想深圳研發大廈、北京融科資訊中心、北京聯想研發大廈等多個綜合項目外,社會類的項目,像‘融科。橄欖城’的發展只能說一般”,曾在聯想集團任職,并且一直觀察聯想的李明直言不諱,“聯想起家于IT,向其他領域的進軍,我不看好”,這也是他毅然“割肉”出售聯想集團股票的根本原因。

  “割斷歷史,也意味著背叛”,在李明看來,“聯想擅長‘短、平、快’的玩法,過去的歷史已經多次證明,在需要長期投入和看得見的利益中選擇中,柳傳志都選擇了看得見的利益,這某種程度上,這已經成就聯想今天的企業智慧”。

  當年的“技工貿”,還是“貿工技”,柳傳志選擇了“貿工技”,站穩腳跟為先,這可以理解。但是,當聯想站穩之后,聯想的另一創立者倪光南提出,“需要發展技術”時,倪光南被迫離開。

  “技術,今天的聯想有技術嗎?”8月18日晚,時代周報記者獲悉聯想投資有可能上市的消息后,再致電李明,問及聯想多元化發展的規劃及聯想投資可能上市的前景時,李明依然不看好。

  “短、平、快”已經成了聯想企業的基因,未來柳傳志的規劃,也說明了這一點。通過投資、金融運作,實現企業的再次成長,但是,“外部環境已經改變,中國已經不是短缺經濟的時候,成熟市場中,房地產、能源、金融,各領域的領頭羊已經出現,你聯想再玩,優勢在哪里?”

  8月17日晚,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倪光南,讓這位深諳中科院及聯想的長者談談對聯想未來的看法。倪光南長久地沉默。也許他有話要說。

  泛海將接手聯想控股29%股份

 

    版權所有:上海牛人島企業登記代理 備案編號:滬ICP備1804855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