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合买大厅哪里好:

科技VC新銳力量

來源:注冊海外公司上海站 發表時間:2012-01-13 20:57 點擊:次

排三合买彩乐 www.gnmvk.tw 在投資圈,一直流傳著一個關于約翰·杜爾的小細節,據說這位促成了一大批高新技術企業的、被業界稱為風險投資之王的投資家在應對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創業潮時,狀態已經到達了這樣的程度 —— 即使在他滑雪的時候,他也一定要帶兩部手機,一個放在兜里,另一個沒地方放,只能塞在帽子里。

這也是為什么優秀的互聯網創新公司都是來自美國的原因? 曾接受過本刊采訪的《連線》主編凱文·凱利說,美國互聯網第一批成功者對于科技力量的篤信、特別是他們積極“傳遞成功基因、容忍失敗”的文化。后來他們都成為天使投資人,他們渴望把自己攜帶的成功基因傳播出去,所以他們總是努力幫助更多的人,希望通過讓更多人成功來創造一個“新的世界”。

我們看到在美國有無數優秀的企業不斷誕生,正是因為擁有一批這樣的投資者輔助,事實上中國的早期風險投資領域正是需要一批這樣的投資人,周遭不可或缺的科技以及高強度的工作似乎成為他們的標簽,他們不是什么大師或傳奇,只是在中國互聯網創業環境下的一小撮力量。他們同樣堅持并執著于早期風險投資,都是工作狂:極度熱愛創意和產品,或者是個不折不扣的技術派。

不過,早期投資顯然不是個一蹴而就的生意。在美國調查數據是,一個公司從拿到第一輪融資到他成功的退出,平均下來要6—7年,中間要經歷產品做到位、用戶認可、用戶數積累上來,和后續的商業價值挖掘。尤其是在中國,一個好創意的半衰期被擠壓的更短,隨時都有被“大公司”復制等的重重風險。

可以說,早期投資的模式,既是天使又是魔鬼,他們一方面是發現創新、支持創業者的最早期的、關鍵性的擴張性力量;另一方面,又在殘酷無情的加速和暴露一個項目的問題甚至導致失敗。而在這個過程中,投資者往往在幕后起著決定性作用。

而這個行業的人,要敢冒險、有眼光、守得住,如果加上點運氣就再好不過。更何況很多項目的起初都是“一窮二白” —— 當然這不僅僅指錢,更多的是企業的戰略方向、資源,和大量虛位以待的人才。

更直接的問題還有創業公司估值的上漲。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TMT領域,估值飆升極快。據相關投資人士透露,目前漲價最快的投資領域是移動互聯網,有的產品才發布13天,就被估值到1500萬美元;另一家有100萬用戶的的無線產品,估值已經達到了4000萬美元,這在兩年前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 和靠拼搶后期上市項目資源的PE相比,真正做早期投資的人越來越少。

盡管如此,中國依然出現一批具有新思維的和獨特玩法的機構和新銳投資人:他們也許不是基金的創始人,但都是正在上升中的一波合伙人;他們從年齡層面,和對于基金的控制能力足夠成熟,他們科技范兒十足同時也懂財務回報,敢看敢賭;他們有名校背景或參與過創業;更重要的是,他們駐扎一線,長期貼近草根創業者;他們是在熊曉鴿、沈南鵬這些大佬之后的、創投圈最新崛起的勢力 ……

這一次,《商業價值》聚合了一批更重視早期投資的、對科技更有感覺的投資人。因為我們相信,專注早期投資,發現和培養創業企業,才是回歸VC的本質。也只有這樣的人,更可能成為最后的真正贏家。

毫無疑問的是,新英雄時代正在策馬而來。

險峰華興:天使機構化

系統化的運作天使基金,為創業者提供持續的資源和戰略幫助。

孫彤|文

按照中國人的風俗和邏輯,很少有公司在創立起名字的時候,會把“險”字放在里面。但是這家專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和科技類項目的早期天使投資機構卻沒有墨守成規——險峰華興,由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微博)攜手陳科屹創立的機構天使。這個剛成立1年多的年輕基金,目前已經投出項目近30個,其中發展最為迅速的E店寶、聚美優品、Jiathis等多家企業已獲得A輪融資。

據說,險峰華興英文名字K2 Ventures的由來,就是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在中國與巴控克什米爾交界處,高度8611米,國外稱之為K2,是世界上最險峻難攀的山峰之一。事實上用它來類比創業者或風險投資都是再形象不過。早期創業項目如果要成長到上市階段,正如攀登高峰一樣會面臨種種困難;而早期投資本身,也是一個在創新和市場大勢下的判斷和博弈。

在美國,天使投資人的數量是VC的10倍,很多成功的創業者后來都會轉型做天使,這種現象正在潛移默化地進入中國,天使的概念也開始漸強和崛起。但是和個人天使自由的投資手法不同,險峰華興是一家機構天使,第一期資金的規模為1億元人民幣,投資規模通常為50萬—2000萬元。在每投資一家企業后,險峰會系統化地幫助和扶持企業,比如資源整合、戰略指導、團隊完善等工作,引導投資的企業在正確的跑道上獲得快速發展。

天使投資也需要機構化的管理?以聚美優品為例,在拿到險峰華興投資之前,聚美優品的前身還是一個在千團大戰中掙扎的團購網站“團美網”,但是險峰看重團美網切入的化妝品垂直領域,這是一個規模足夠大的市場。在投資后,險峰華興幫助進行倉儲物流和售后服務等后臺的建設,還包括介紹和整合化妝品領域的各種資源,使其順利完成從團購網站向女性限時折扣平臺轉型。

險峰華興的創始合伙人陳科屹內向低調,很少接受媒體采訪,同事形容他是一個“話不多,但是每句話都很精準的人”。除了大量看投資項目外,他也深諳如何系統地去投資,體系化地去扶持企業。陳科屹曾經是北大登山隊的隊長,率領團隊爬過珠峰,可以想象在生命極限的狀態下,他如何帶領隊伍,并統籌出最佳的行進策略。

成立險峰之前,陳科屹曾是聯創策源副總裁,是豆瓣(微博)、PPStream、19樓、好大夫在線的早期或天使投資人,他對電子商務生態圈、社會化媒體、社區等方向有著非常敏銳的洞察力,也很懂得如何去幫助早期創業項目去成長。險峰華興還有位合伙人鄭博仁在移動互聯網以及互聯網非常敏銳,投過Sina9158、中文在線、孔明統計等知名創業企業,對海外市場和最新趨勢非常熟悉,他投的一家在Facebook上的游戲公司即將赴美IPO。

在陳科屹的投資邏輯里,在對人的判斷是他非??粗氐?ldquo;投資門檻”,比如投資的“慢公司”豆瓣,創始人阿北(楊勃)是美國加州大學的物理博士,對產品和用戶體驗熱愛并苛求;聚美優品的CEO陳鷗是典型的80后創業家代表,斯坦福留學歸來,曾是即時策略游戲星際爭霸新加坡的第三名,謹慎又懂得節奏。

除此之外,陳科屹同樣喜歡草根一派。這也是為什么他會這么執著于早期投資的原因。陳科屹在聯創策源時期,投的第一單就是PPS。用他的話說,當時的那幾個大專生,只有技術和創業熱情,其他什么都沒有,更不用說背景和錢。

“只有在這樣一個年代,才有這樣的機會。”陳科屹認為,這個市場是創業的最好時代,在資本的推動下,這些創業者不僅僅得到錢,還有戰略方向和資源等方面的體系化支持,從零到一,逐步成為市場的領軍者。“在早期投資領域,很多人一定要幫助他,一起創造歷史很有成就感。”他說,早期投資就等于幫忙,陳科屹一直強調,對于那些創業者,外部的智慧和資源比錢更加重要。歷經5—6年,和這些公司一起成長,這才是他最喜歡的感覺。

另一方面是對市場的判斷,尤其是在足夠大的市場里尋找最優秀的團隊進行投資。比如他們投資的App “墨跡天氣”。在App里,天氣是下載頻率最高的前三個類目之一,該類日常生活工具普及率極高。他們認為,盡管墨?;故且桓魴〉腁pp,但用戶量極大,和很多互聯網公司的道理一樣,有流量有用戶,未來就很有空間。

“做科技類的天使,一定是站在科技的潮頭看趨勢。”這是陳科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這一點記者有深刻的體會,由于長期采訪創業企業,記者經常發現,即使是再早期的項目,只要足夠創新或者產品很好,在其他基金還沒有發現的時候,幾乎都被陳科屹先看過了。

2010年初,記者因為采訪淘寶大賣家而發現了第三方電商服務企業E店寶,當時這家草根企業在大賣家圈子里初具影響力,但在媒體上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接觸過VC,CEO陳濤只告訴記者項目的啟動是因為有個“朋友”給了一些天使投資。直到后來才知道這位朋友就是陳科屹,目前E店寶已經拿到紅杉的A輪融資。對比前后時間,“低調+敏銳”程度讓人吃驚。

華興資本的CEO包凡(微博)似乎也是看重這點,從而攜手陳科屹創建險峰華興。陳科屹從骨子里都喜歡創新的東西,從中學開始就寫科幻小說,并得到全國的科普特等獎??梢運?,他多對科技的敏銳和喜愛由來已久。據說,陳科屹曾看過一個女性的社區,在和其創始人談之前,陳科屹已經把國內外市場的社區全部研究了一遍,對社區的理解和趨勢的判斷非常深入準確。

盡管險峰華興創立的時間不長,卻憑著一個又一個創新項目在市場中確立了地位,其團隊也很年輕,在科技創業市場上非?;鈐?,喜歡科技驅動的各種創新。幾個合伙人都很有點硅谷極客的范兒,在另外的領域同樣出色,比如包凡是F1賽車高手;而合伙人鄭博仁,少年時代移民美國,大學時期代表美國青少年網球隊參加全球網球錦標賽,獲得團體冠軍。

經緯創投(微博):以量取質

固執堅持低頭暴走的投資模式,經緯認定早期投資需要更多更快。

孫彤|文

10月底, 2011中國移動(微博)互聯網年度評選揭曉。在手機應用TOP10的獲獎名單中,Camera360、 GO桌面、海豚瀏覽器三個應用都是萬浩基投資的,在多如牛毛的無線應用領域連中三元顯然是個不錯的成績,但他仍然覺得投得不夠。

作為經緯創投合伙人,萬浩基帶領的經緯無線團隊只是經緯構架的一部分。這是一家非常專注于早期投資的VC,駐扎TMT一線有三個合伙人,分別主攻三個領域:還包括左凌燁主看的互聯網,和吳運龍負責的電子商務。和很多VC合伙人“什么項目都看”有所不同,經緯創投更傾向于一個人在一個領域精耕細作的投資模式。

經緯創投目前有4個億的美元基金和一個小的人民幣基金。美元基金基本是以100萬美元起價去投,便于管理。而人民幣基金就算是一個天使基金,主投一些在100萬美元以下的,美元基金投不進去的小項目。如果在天使之后表現不錯,不排除會用正規的美元基金跟進A輪。萬浩基告訴記者,以現狀來看,基本美元基金和人民幣基金投資的項目各占一半。

在投資江湖上,很多人都感受到了經緯創投這兩年的投資速度非常迅猛,就像一架扣下扳機的“散彈槍”,投資金額不大,50-500萬人民幣,但是橫掃面廣泛,投資頻率很快。盡管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很多項目由于創業團隊過小,出于?;の從枧?。但據記者了解,經緯創投基本每個月都至少要簽訂投資兩家公司,通常的時候每個月3-5家。

“就像回想起2000年的IDG,我們現在的思路也是這樣。當時可能大家以為他們瘋了,隨便地鋪,但經過10年之后大家發現原來每一個獨立到今天都是一個大公司,從門戶網站到搜索,到垂直網站都有他的布局。我們覺得未來的無線互聯網有很多的機會,今天不敢投可能是因為大家看不清楚,十年之后可能我有20家上市公司都不一定,大家都很難說。”萬浩基說,經緯現在的思路就是多覆蓋、多投。

團隊的策略大方向更多的來自創始合伙人張穎,他曾公開形容經緯創投是在“低頭暴走”。事實上中國真正的早期投資太少了,而早期投資這件事沒有捷徑只能多投,不斷糾錯當然也要“看天”,“我們還要投得更多更快,要專注早期,以量取質”張穎對經緯創投的打法充滿信心。

在今天的VC行業里面,速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在經緯,我們能做到所謂的項目推動,就是給張穎一個電話。”萬浩基認為,創始合伙人定下的這套快模式非常適合行業現狀。各個合伙人分領域,20多個年輕的投資經理鋪出去,貼近草根創業者,快速看項目。“看到合適的項目,整個團隊里如果合伙人加上投資經理,大家都覺得好,GP就會相信我們,并讓我們推動,所以整個流程非常的快,而不是說要開一個投資委員會。”可以說,合伙人很大程度可以控制整個項目最后的決策。

回到萬浩基的身上,這個被稱作投資圈型男的后起之秀,事實上是一個有“無線情節”的人,個人的興趣極為濃厚。“我特別喜歡手機,愛玩手機里面的應用。”他說,他的手機基本一年會換三部。采訪時他手邊的配備是,一臺黑莓+一臺安卓,而對于他“有點玩膩了”的iPhone,他聲稱要到iPhone5才會回歸,不過依舊會有一個iPad隨身攜帶。

也是興趣驅動職業的選擇。即使在經緯之前,萬浩基似乎也從未離開過無線。從畢業開始做咨詢,并在兩家創業互聯網公司的投資部工作,2003年在中華網時就開始投SP的項目了。2004年在靈通以及兩年后在美國中經合,無論是創業公司的投資部還是投資機構,他都是參與移動互聯網的項目。

在移動互聯網的大勢之下,無線領域的四大方向經緯都有投資,萬浩基表示其中的配比和投資邏輯會緊跟市場的變化。無線布局最多的一波是手機基礎應用,比如Camera360 、資費通、海豚瀏覽器、航海桌面等以工具類為主的公司,基于用戶量足夠大,而且這一波占位最快,一旦形成格局后來者很難有突破;二是手機游戲,萬浩基認為游戲永遠都會有新的機會去蓋過以前, 從Symbian到Android目前已經投了5家左右,會持續關注。

“基于SOLOMO的模式,大家都在講,我想未來這塊會非常大,因為它不是在創造一個市場,而是把今天線下的市場拿到手機里面去用了。跟社區和本地化有關,包括有一些手機的位置交友,手機的社區,手機的生活服務,我投了幾個但暫不披露。”萬浩基說,比如要找人聊天,找最近的朋友,要找餐館或者優惠券,這一塊是目前經緯只投了兩三家,是未來最可能會越投越多的第三個領域。而第四個領域就是廣告,在創新工場之后A輪進入友盟,萬浩基表示非??春靡貧愀嫻奈蠢?。

無線領域的創業公司大都很小,他們如何去應對“大家伙”的擠壓?這也是萬浩基在投資是要評估的重要維度之一。以海豚瀏覽器為例,Techcruch評選其為安卓全球應用系統的第二位,在iPhone上線的第一天全球排名第一,Android用戶上千萬。為什么這家小公司能在UC和騰訊瀏覽器的大體量下依舊找到自己的獨特空間?

和海豚瀏覽器的CEO聊天,對方會問:360會說自己是“最安全的瀏覽器”,UC WEB會說自己是“最省流量的瀏覽器”,有沒有一個好的形容來表示我們的公司?“我覺得你根本不用想太多,你就說你是‘智能手機的瀏覽器’!大家以前都是為了老的手機去服務,而你從第一天開始就是把觸屏手機的瀏覽模式做到最好,做到極致。”萬浩基毫不遲疑地說。

在他的判斷里,現在已經不是用戶在意流量的時代了,而他們最關心的是大屏幕下最棒的感受——這就突然間給了很大一個空間給新進入的一個創業公司去踩。等做大了之后,再想是否能夠以這個優勢延伸出去,更深的成為一個真正有價值的公司。盡管在今天,它還只是一個很多人應用的工具。

IDG資本:突圍命中率

多個合伙人帶隊,均衡持續的團隊戰斗力讓IDG有更多的能力沖擊命中率。

孫彤|文

作為進入中國的最老牌VC的代表,無論從敏銳度、判斷力、戰斗力來看,這些年IDG資本始終保持著慣有的強悍。

在VC圈,有很多基金都是只有一兩個比較靈魂的人物,而現在的IDG卻是另一種打法,合伙人數量很多,團隊的作戰能力強大而且均衡,可能一下子能說出很多個知名的人。這些合伙人分別盤踞北上廣深等“創業集散地”,并活躍地輻射周邊。

讓很多VC都有同感的是,很多IDG看過或者投資的項目,大家一聽,都覺得很不錯,但遺憾的是自己竟然完全沒有接觸甚至聽說過。“他們的打法很獨特,又敢賭。”一位圈內人士向記者透露。

比如IDG近期投資的一家手機軟件外包企業誠邁科技,創始人王繼平以前是南京移軟的創始人。這是一家為全球客戶提供高水平手機軟件外包服務的公司,Andriod是它的殺手锏。在風險投資這個行業,很多VC是不太愿意投資外包公司的,因為這種“to Business”的生意很多VC天生就不太喜歡,即便是IDG也所投不多。“但是我們發現,很多軟件外包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時的市盈率都很高,在20-30倍市盈率,而中國很多老牌的互聯網公司現在的市盈率都很低,再加上無線市場是個快速成長的新興領域,所以這次投資軟件外包也有我們的道理。”

回望2011年的前幾個月,IDG在TMT領域完成10多項投資,并不是投資最多的VC。“大家都覺得是IDG投了很多的項目,其實是我們命中率比較高,所以項目都出來了。”張震補充道。

其實投資這個行業,每家甚至到每個合伙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方式和打法,尤其在掃項目階段。比如從上而下的掃項目方式,即沿著大趨勢往下捋,看市場、再看整條產業鏈上的節點,優秀的公司;再比如自下而上,就是廣撒網,看無數的項目,然后在眾多項目里面發現優秀的投資方向和企業。

IDG的打法是兩種方式齊上陣,雙向夾擊,看重命中率。張震告訴記者,很多項目必須系統化去看,比如無線互聯網,首先就要看它的產業鏈和生態體系。這個生態體系會衍生出哪些商業模式,從硬件到軟件,到操作系統到應用,可能都需要去探討。

另一方面,一些朋友推薦或者是創業者主動找來,也許是從未關注的領域,這個時候張震的方法是反過來做,如果項目不錯,首先看這個領域是不是很好,第二點是這個公司是不是該領域里面最優秀的或者最有潛力的公司,以及還有哪些更好的公司。

這種方式的形成也源于IDG團隊的優勢,而不是某一個人的優勢,即使像張震這樣較年輕的合伙人做風投大概也已經有10年,“我交的學費肯定比很多剛入行的人交的學費多,而且我們還有很多更有經驗的資深合伙人。”張震說,這種資源和人脈的聚焦,成為別家難以復制的競爭力,這也是為什么有一些項目是別人根本沒有接觸到的原因。

“比如說像季琦這樣連續創業的公司來找我們融資,因為他滿意于這些年和IDG的合作,這樣的人,還會把他背書的公司介紹給我們,最近我們投的五星匯就是季琦推薦的。”張震說。

外界對于張震的評價,大多是嚴謹并且邏輯性非常強,人們常常用的形容是:非常懂。不過張震坦言自己不是技術派,對技術的了解和很多創業者都無法比擬。但是他強調自己對商業的未來趨勢把握,強化自己對未來商業的敏感性。“我經??匆恍┎煞?,尤其是美國一些非常厲害的投資人,記者若問,你認為你的最大投資能力在什么地方?他會告訴你是直覺。”張震對此非常認同。

風險投資先看人,這個觀點似乎張震并不買賬。“一流的人才去創業,二流的人才做投資。創業者是最值得尊重的,我們不能輕易去評判人家。我認為一定是先看市場,必須以面對一個巨大的市場為前提。”張震會這樣判斷,“如果這個人他選擇的本身就不是一個大市場,那他很難說是一流人才,因為他在方向性和大局觀上可能有所缺失。只有根據大的市場,再來判斷潛在的大市場里面是哪些優秀的人在做,這才是我對風險投資本身邏輯的理解。”

早在2006年左右,即IDG投資3G門戶(微博)的時候,張震認為手機上會重演互聯網的故事,只是當時的市場環境并不成熟。他當時的邏輯是,看傳統互聯網的收入模式有幾個——廣告,游戲和電子商務。其中廣告媒體模式要靠時間“養”,需要逐步去培養用戶的習慣,不會一下子爆發;而游戲,會有爆發力。

在這樣的邏輯下,張震的選擇是在2008年布局了現在位居蘋果軟件商店本土收入第一的數字頑石,2010年還投資了海湃科技,現在看來,是本土游戲公司里收入最高的兩家;而在近期投資了移動廣告收入最高的力美廣告。

具體問到看中數字頑石和海湃科技的原因,一方面,游戲都是免費游戲,如果用戶感興趣的話才會去買道具,這個真的是需要極好的用戶體驗;第二個很重要的趨勢是國際化。海湃的收入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海外,你要參與全球競爭,跟憤怒的小鳥和植物大戰僵尸等去競爭。目前海湃的全球排名大概在二三十名之間。

張震布局的“下一波”方向 —— 參與國際競爭的外向型企業。與那些天生國際化的移動互聯網公司有異曲同工之處。張震認為,今天中國的科技產業的基礎發展不錯,人才也儲備了很多,你會發現今天的競爭,很多都是比如海外的企業其實是中國人運營的;以前是中國人在美國做的企業,今天是很多人在中國做的企業把產品銷售到海外去;或者說他的軟件賣到國外去,而且盈利性很好。

張震總結發現:在今天,一是中國的公司比美國同類型同階段的公司貴;二是非上市公司比上市公司貴,第三是沒有盈利的公司比盈利的公司貴?;謖餿?,張震決定反向行之。“如果我們找到海外優秀的團隊我們就進入,全球市場比中國本土市場大,盈利性又很好,而不像國內很多行業的惡性競爭。” 他說。

當然,這樣的企業并不局限于無線或電子商務,據記者了解,近期IDG投資的萬興軟件,就是創始人看準了海外生意?;褂性詿酥?,舊金山社交游戲開發商Funzio,它的產品叫犯罪城市,在APP Store全球排名前三位,月收入幾百萬美元,這些投資就是由IDG資本的中國團隊完成的。但仍舊有幾家利潤過千萬美元的外向型公司張震未予披露,據說在投資圈里,這些項目很多VC聞所未聞。

啟明創投:系統性下注

自上而下系統化地梳理項目,看準了就敢賭。

孫彤|文

10月中旬,大愚樂隊在北京糖果舉辦了一場音樂會,據說主唱胡斌的嗓子自由高亢,征服了無數到場嘉賓。不過到場的很多觀眾不止是搖滾愛好者,還有很多風險投資界的重量級人物。

在搖滾之外,胡斌的另一個身份是啟明創投的合伙人。專注早期投資,熟悉產品,搖身一變儼然是頗具科技感的小極客。目前,啟明創投的第三期基金成立不久,第一期規模2億美元,第二期是3.2億美元,第三期是4.5億美元。胡斌表示,即使是早期項目,但由于管理壓力大,啟明也很少投資特別小的項目。尤其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大多項目單筆金額都較大,而且數量不求很多。

啟明的打法是會做系統性的研究,由上而下,無論是行業趨勢還是產品,逐步形成獨特的感覺并做出判斷。其實在啟明創投的TMT組和消費組里,另一個非?;鈐鏡娜?,是剛剛由合伙人晉升為董事總經理的童士豪。童胡二人一直有很好的合作默契,胡斌對產品更為了解,而童士豪則更注重大趨勢和數字。“很多產品Hans(童士豪)都會問我意見,說你去看看這個產品到底做得怎么樣,他會相信我對一個產品的判斷,而我更多的是問他,這個項目的市場到底有多大,在美國資本市場對這個事怎么看?”胡斌說。

從2008年開始,童士豪在啟明創投主投過13個項目,1億多美元。從一嗨租車、凡客、開心網、到耀點100、小米、51返利、多盟 …… 他隨手就能在黑板上迅速寫出來。大部分是早期項目,從零開始的就有5家?;毓防純?,不乏很多明星企業。

童士豪的職業背景豐富,三年的投行,三年的PE,然后創業三年。也因為自己創業過,整個價值鏈該發生什么事情都有經驗,對創業家本身學習動作有多快,能力有多強,聊個三到五次大概心中就有感覺,花一兩個月的時間,就會知道第一次講的話,創業者有沒有消化下去,做到這一點,對他的領悟力就比較有把握。

圈子里很多人認為童士豪“很厲害”,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敢賭”。“Hans是那種看準了就敢賭,敢拍桌子的人。”一位VC同行透露,那時候很多項目大家都看過,凡客貴、開心貴、小米更貴,很少人在當時敢下這個賭注,童士豪就敢。他會帶著團隊花幾個月做DD(盡職調查),對所有質疑都用數據說話?;贗房蠢?,很多他都賭對了。

賭一嗨,盡管這是個很重的生意。但是中國的交通太糟了,買車成本越來越高,如果有辦法能夠讓車子大家一起分享就非常好。經過對比美國和中國的市場,被證明這個市場已經到了爆發的規模。加上當時傳統行業的人IT都不夠強,管理成千上萬輛車很困難,而一嗨租車的CEO從美國回來,國外的工作一直是IT背景,現代化概念也滿足。

賭凡客,是因為PPG的問題不是行業的問題,也不是模式的問題,是他們的團隊和CEO的問題,事后證明確實是這樣。而且那時候懂電子商務的人才非常少。當時1個月幾乎沒睡覺,做DD出來決定該投。但是童士豪也表示雖然敢賭電子商務,可是上市公司不可能更多了,包括團購在內,細分領域頂多大概10家了不起了,這是馬太效應。

賭小米,是因為他認為雷軍(微博)做大事非常合適,“雷軍基本上是屬于第一代投資互聯網但唯一還沒有一個上市公司的人,他是最后一個大佬,互聯網森林他一路殺過來,有足夠的歷練。2006年他就開始講移動互聯網很重要,而且團隊非常優秀。”

童士豪也透露了一些他認為未來有機會的方向:資源分享;預定模式或者是由預定變成營銷的合作伙伴;推薦模式。這三種都是在未來很有意思和空間的模式。

不過所謂的敢賭,絕非盲目為之,而是有一套嚴謹的大局觀和判斷力。中國歷史,中國現代的評論,日本歷史,美國跟歐洲的歷史都是童士豪最喜歡看的書。“一個國家怎么崛起,政治跟金融社會的一些變化,人口的變化,造成他們有如何的一個發展,我特別喜歡看這方面的書。”童士豪告訴記者,要做大的判斷要對社會學很強,判斷人要對心理學很強,經濟學是一切的商業的基礎。做一個好的VC,三者缺一不可——前面提到雷軍的時候,童士豪還向記者推薦了那本《另類》。

對他來說,其實模式是最不在乎的事情。“因為這東西花10分鐘就夠了,沒有什么太多的爭論。”他說,在選擇項目時最花費精力的三點是:首先是新興市場,市場一定是在未來會接近爆發點的時間段才投,所以他會花很多時間在看未來6個月到12個月市場的變化;第二是團隊,有的時候沒有deal都會先跟團隊聊,這種團隊可能是某個很有意思的網站,或者是大公司做得好的產品經理,這樣的人會保持聯系;第三就是跟這些團隊聊切入點,什么切入點?是他認為現在做最合適,而且能夠把團隊之前的能力發揮出來。“這個是我們花時間最多的事,我認為做早期做好這三點非常重要。” 童士豪說。

2個月前,童士豪去參加一個美國的戰略會,3個半小時聽64家公司做快速演講。每家公司5分鐘,每個上臺創業的團隊平均是30歲到35歲,創業的經驗5年到8年,每個人穿著一模一樣的T恤,打扮時尚。5分鐘之內把模式、市場的機會在哪里、有什么克服的問題、困惑怎么解決,為什么我們做這個項目是最合適的……講得非常清楚,邏輯都極為縝密。“高素質簡直讓我沒話說,我真希望自己能培養出一些的創業家,能有這樣的水準。”童士豪心想。

在童士豪心里,認為能夠幫助和參與建立一個“偉大的企業”,是做VC最喜歡和開心的事。“看著有一家公司能從零開始,最后成為上市公司,為社會為別人創造價值,這件事非常有意思,目前全球也只有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有這樣的機會了。”他說。

創新工?。和蹲史躉?/strong>

篩選最好的產品和項目,給創業者帶來更多的增值服務。

孫彤|文

10月,創新工場上?;卣叫計舳?,李開復(微博)同時在微博上發出了第三期助跑計劃的邀請。此前的一個月,創新工場宣布完成首只美元基金的募集,募集1.8億美元,以紅杉、IDG為代表的頂級投資機構和投資人都參與其中。而另一只人民幣基金也即將完成,預計募集7億元人民幣。

李開復的個人號召力以及“天使投資+全方位孵化”的獨特模式,令創新工場從一亮相就成為投資界和產業界的焦點。據了解,創新工場成立以來,兩年間已經審閱了超過2500個項目,投資孵化了39個項目和公司,投資金額超過2.5億元人民幣,投資企業價值接近30億元人民幣。

當今中國的風險投資市場,想在中晚期投資獲利的人太多,早期投資太少。創新工場是中國第一個模式獨特的、專注早期投資的機構,他們有戰略、有文化、更不缺錢。用系統化的方式篩選項目,從產業鏈到生態體系,圍繞著早期投資做了很多的這種細致的工作,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電子商務以及云計算四大領域布局,嘗試去篩選出優秀的企業。

創新工場的成員不是VC出身,投資上沒有太多投資經驗,不能做中后期項目。但是創新工場的成員很多是高科技大公司出來的,對科技的把握和展望有更深的領悟和了解,因此會對業界的戰略做一些分析,然后根據這個分析來做最合適的投資。

孵化器模式如同一個價值洼地,幫助很多大學生和優秀的年輕人創業。而在此過程中,工場還會幫助創業者招聘人才,管理團隊等等——在TMT的領域人才至關重要,這些人才不僅僅包括創業者還包括高水平的工程師,工場能夠提供這種增值的服務,而不是僅僅是傳統風險投資“錢的概念”。

也正是由于定位有所不同,很多像紅杉、IDG這樣的機構都投了創新工場,“后期會更多的合作一些項目。我們覺得需要更多的一些孵化的工作,可能會推薦給他們,他們投過的一些很好的項目我們可能做第二輪或者是第三輪投進去,就是做投資也需要一個生態體系。”IDG一位合伙人這樣和記者表示對工場的認可。

畢竟創新工場是一個投資機構,在李開復之外不得不提到另一個靈魂人物,汪華。

汪華的名字在斯坦福校友里頗具影響力,尤其是在斯坦福的創業圈;同行對汪華的評價都是非常聰明勤奮:“很多極其極客的技術你問他,他全都一清二楚,VC圈的一個神人。”而李開復更是直言,汪華是個天才。

他的確是個出了名的大忙人和工作狂,經常都往返于各地出差,一周只會在創新工場出現“那么幾次”,即使周末也經常在工作。對于他來說,手機和郵件大部分時間形同虛設,他很少接電話和看郵件,不過這些似乎是汪華身邊的人早就習以為常的事。

但是接近汪華的人都會發現,他有一些很明顯的習慣和特質,比如在跟人交流的時候,他總是用耳朵沖著對方,頭微低,時刻都在保持著傾聽和高度思考的狀態;他在微博上很少講話,但是會在知乎上非常系統地回答關于產品的問題。

其實對于汪華來說,創新工場的模式,他一方面是工場主要負責投資的創始合伙人,另一方面,他更像是整個創新工場孵化項目的“大產品經理”,把控工場的產品關,而這完全來自于他對產品和技術的極度熱愛甚至偏執。

汪華曾在一條微博上寫道:學鏞看到我用HTML5寫的手機應用非常驚訝,沒想到你還coding。其實我覺得這是早期投資人的本分。如果一個新趨勢和技術不能自己精通了解,其能力和限制,用戶需求,怎么能比VC更早地發現機會?我能更早地認識到android的潛力也是對這個系統行業的了解。只有自己也有能力做出成功的公司才能投資輔導其他人 —— 據創新工場投資經理張亮透露,這個html5 的手機游戲網站汪華只用了兩個周末的下午,日活躍用戶數萬。

對于產品,汪華的理解要比很多創業者深入。很多關于產品的問題,他都有一套系統性看法。比如他堅信,創業公司應該在有限的資源和機會時間窗口內,用很短的時間先把產品做出來,快速讓產品去見市場,把路摸出來。而一旦過了這個階段,有了一定的用戶群體,用戶反饋也還不錯,就要專注的重點投入,做到極致,這個過程中不能有容忍的心態,不能容忍用戶體驗不好,不能容忍產品有BUG,要跟0.01秒的較真,跟0.1K來較真,把自己化身用戶,做到極致。

此外,他更會樂此不疲地引導創業者或產品經理,如何更快地獲取新知:首先是廣度使用,使用這個領域所用的產品,相關產品,上下游產品,然后深度使用,選擇幾個有代表性的變成他的資深用戶;其次是在產品內外了解用戶,和這些產品的用戶交流;第三分拆產品機制和特性,這一步一定要最后做。另外有個技巧是按產品演進分析,一個產品的最終形態往往非常復雜,像facebook 或mmorpg,但他的早期版本往往是表現了最核心的部分,思考他是為什么,如何一步一步變成現在的樣子;第四當有了足夠的了解后,可以和這些產品的團隊,其他相關人士廣泛交流。

汪華曾說,斯坦福和Google的經歷,讓他明白了中國互聯網的生態狀態,了解創業環境的艱難。當下的他,更專注產品和創業者的需求,更多的是為改變這樣的現狀而戰。

紅杉資本:做個狙擊手

在前期找到最合適射擊的定點和時間,集中注意力,去尋找自己的最好的目標。

孫彤|文

基于移動互聯網的大勢,近期的投資界最流行的詞莫過于SOLOMO。清科集團CEO倪正東(微博)則在微博上調侃道:我也斗膽創造一個詞 —— SIMI。他們代表中國移動(微博)互聯網領域最活躍的投資機構。S是Sequoia 紅杉資本,I是IDG資本,M是Matrix經緯創投(微博),I是InnovationWorks創新工場。他同時透露,今年前8個月,這4家機構加在一起大約在此領域投資了100個項目。

不過,紅杉資本合伙人計越卻在記者面前非常低調謹慎,不做任何披露。今年初,隨著沈南鵬逐漸的“淡化自己”,計越以他獨特的判斷力和勤奮,成為繼周逵之后的第三位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并被更多人熟識。在紅杉任職期間,作為新銳力量的計越碩果頗豐,他曾投資過楓葉教育、我樂網、大眾點評網以及聚美優品等項目,還是去年順利在美國上市的諾亞財富和鄉村基的董事。

這兩年投資越來越熱,好企業越來越難投,各個VC都展開了看家本領,也打出了很多新牌以此增加自身競爭力。坊間也傳言,紅杉的另一大玩法是提供過橋貸款。這種方法在美國風險投資界非常常見,對于很多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中小型公司來說極具吸引力。不過尚未有紅杉成員對此作出過正面回應。

盡管如此,計越依舊表明了他對移動互聯網的看法。他認為,目前移動互聯網的領域尚未有定論,移動互聯網未必會跟傳統互聯網有一個重復性的對應的領域,反而會成為一種融合。在他看來,早期投資領域已經不存在移動互聯網一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電子商務可能是和傳統產業和互聯網的結合,除此之外90%以上已經不存在具體的區分。很多公司都是全部融合,從現在開始我已經找不到純互聯網或純移動的公司了。”計越說。

移動互聯網不是跟過去割裂的。對新的公司來說,貼各種移動互聯網的標簽沒意義,不是看這種方式而是要看給用戶帶來的價值。如2010年底由計越主投的趕集網,和之前的豆瓣(微博),當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都會和移動互聯網有所結合。

計越有一個狙擊手理論:“早期VC并不是拿著機關槍看哪個地方好就狂掃一通,操作上也不太可能。作為狙擊手是要從更多的角度,以更多的觀察為主,在前期找到最合適射擊的定點和時間,集中注意力,去尋找自己的最好的目標。”

“而且從任何一個角度發現一個新的領域,要以重新開始的心態去看行業,不要給某個領域做一個假設或者觀點。”計越表示,他很反對預先的假設,如果有什么判斷和定論的話,說明這個領域已經有普遍的觀點,說明這個領域已經是成熟的行業了。

“做早期項目,作為投資人,關鍵是要沉得下心來,這是最重要的。”計越說,過去的成功歷史和你的下一個項目是沒有任何關系的。狙擊手的每一槍都是重新開始。當你作為一個狙擊手,其實還是要趴在地上的,而不是站在舞臺的中央?;氐皆?,心態謙卑。把精力集中在某個方向,集中找到一些優秀的人,做早期的培育。而且時間維度會很長。新領域里,未必是大家在開始看好的熱點,就能長出大公司的。

相對來說,計越認為早期TMT投資不合適高舉高打,所謂的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5~6年前,紅杉在無線已經有所布局,就像很多人都在說誰是WEB2.0的公司,后來發現每個人都在用, WEB2.0是一個工具,反過來看新浪是一個最好的WEB2.0的公司。

歷史和過去的成就反而是一個包袱。對于早期投資,計越有他一直深信的理念,“過去的成功,會往往成為未來的包袱,聚光燈下是看不見星星的。”他說,更希望能安靜地躺在地上看星星,而不是站在舞臺中央。

在另一層面,計越一直強調,VC對于企業的增值服務是一部分,最重要的還是對企業本身能夠有一個充分的信任,“你選擇一個創業者,你還是下定決心對這個企業家信任,至少能夠走10年,有這樣一個心理準備,給這個企業家充分的信任,當困難到來的時候能夠讓這個企業基于自己學習過程當中抵御困難的周期性、過程,這也是我所想的,在目前這個形勢下的一個選擇。”他說。

相對于技術和財務,計越更看重產品和用戶本身的體驗,他并不認為自己是極客,只是自己很喜歡體驗產品,喜歡對好的產品進行投資。

    相關新聞>>

      推薦產品

      • 老牌創投苦練內功:投資節奏放緩 轉向持久戰
      • 雷軍談投資:投資20家公司 靠成功預測未來
      • 上海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第二批合作創投基金簽約儀式

      新聞關注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版權所有:上海牛人島企業登記代理 備案編號:滬ICP備18048550號